学术论坛
记朱尚熹城市雕塑《水上月》创作过程
作者:cwq 添加时间:2017/9/22 来源:中国雕塑学会
 

牟子

201251日,大型不锈钢雕塑《水上月》在天津文化中心的浅水平台上建立,正式面对公众,迎接国际劳动节。该雕塑高12.8米,雕塑的表面为镜面抛光。立起来的雕塑形态扭转有力,线条流畅,上下部分的肌理对比清楚,“月”的理念在水面上展示得晶莹剔透,流光溢彩。作为该雕塑的设计作者朱尚熹,无疑是非常高兴和荣幸的,所收到的各方面的反应都是正面的,肯定的。

   《水上月》是朱尚熹在2012年所完成的最重要的作品,之所以说它是重要的是因为作品伫立的位置太重要!当他被通知该作品被选中要建立时,他首先感到的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天津文化中心集天津大剧院、天津图书馆、天津美术馆、天津博物馆、天津自然博物馆、天津科技馆等重要文化科技设施于一体,是名符其实的天津文化中心。这些文化建筑环绕一块巨大的水面依次排开,雕塑《水上月》就在该水面南沿的浅水平台上,你看看,雕塑的位置有多重要!朱尚熹的作品将建立在这样一个地方,其荣幸之感是可想而知的!从接收任务那一刻起,他就下定了必须做好的决心。

     该雕塑的征稿始于2010年下半年,到最后的落成历时超过一年半,实际实施的时间只有四个多月,即从2011年的121日正式启动制作施工开始到420日完全落成。本来天津文化中心的建设方最初计划要求朱尚熹在3月中完成制作与安装,如果除去厂家的春节放假,也就是说两个月半要完成雕塑的泥塑放大、不锈钢制作和安装,这肯定是不可能的事。在商谈中经过他的据理力争,也在天津相关部门的领导充分理解的情况下,最后为雕塑的制作多争取到两个月的时间。就这样,那也是一场非常紧张的战役。让我们看看朱尚熹为这件作品所制定的设计标准吧:雕塑的下半部为不锈钢铸造抛光,平均厚度为7毫米,上部为不锈钢锻造,不锈钢板的厚度为5毫米,并要求制作厂家将质量往芝加哥的雕塑作品《云门》的质量上靠近。接受制作的厂家,北京奕东园雕塑制作中心的老板毛奕冬对朱尚熹说:“你这个难度的不锈钢雕塑在全国也是首屈一指的了!”这个雕塑制作中心是一个能够打硬仗的单位,既能保证质量,也能保证时间。朱尚熹很果断地将《水上月》放在了这个厂家制作。最后的结果也证明了他当时的决定是对的。

     这种将大量的时间耗费在征稿和定稿阶段,一旦定稿恨不得要求在一夜之间把雕塑立起来的现象在全国各地比比皆是。垃圾城市雕塑现在几乎是人人喊打,可是如何治理这个顽疾,实际上还有很多障碍。应该说,现代中国垃圾城市雕塑的普及,参与者都脱不开干系:建设单位、雕塑家、制作单位。当然在这三者中,建设单位是强者,好像更多的责任不在雕塑家和制作单位。以朱尚熹的观点,并不尽然,在这三者的角色中,除了建设方要充分尊重雕塑的艺术规律,厂家不要偷工减料之外,他认为雕塑家的责任非常重要。从某种意义上讲,雕塑家可能处在中心位置。他说:“如果我们雕塑家在城市雕塑的实施中为作品的质量据理力争,少一些凑合和利益思想,件件城雕都应该当成自己的纯艺术品来做,而不是当成行活儿去做,我们的城市雕塑肯定会有改观。在面对不尊重雕塑艺术规律的建设方,我们完全可以大胆地尝试拒绝,学学当年罗丹拒绝巴黎文学委员会的裁决、退掉《巴尔扎克》雕像的款项、将作品自己保留的精神,是很有必要的。”

据朱尚熹介绍,雕塑《水上月》的构思成型始于以下诱因。首先,表现圆环的动态,使之具有生命感,这种想法始于他2000年在北京红领巾公园所做的《苏醒的圆环》,后来他在20082009年间又创作过作品《生命之环》。使圆环具有生命感的首要途径就是给予力量与运动的暗示。在雕塑上最能使作品具有力量与动感的办法就是对形体进行空间的处理与经营,通过形扭转,或折叠,或错位,将人们的目光不断地引向空间深处,这样形态就有了起伏、翻转的运动,有了运动也就有了生命。在《生命之环》这件作品中,扭转形态的过程中有意使圆环断开,特意给予了作用力的暗示。有了这样一些关于形的实验和准备,《水上月》的出现就顺利成章了。《水上月》实际上就是将平放的《生命之环》树立起来了。其次,与《水上月》有关的另一件作品是在2004年朱尚熹参与上海浦东新区城市雕塑方案国际征集活动中他所设计的《日出东方》。也就是因为这件方案他获得了雕塑设计优胜者的荣誉证书(尽管这件方案后来并没有实施)。朱尚熹的原初想法就是利用日出江面波光粼粼的画面,将其虚形的波光倒影实体化形成雕塑的一部分,这样的话,建立起来的百米高雕塑将实现“空间的置换”,水上城市景观将呈现“水下”的奇特景观,人们会有在“水下”行走之特殊联想。沿着这个思路到了2007年才有了首件已经被实施作品《精卫填海——无名岛》,建立在了天津海洋博览馆。《水上月》是他付诸实施的第二件关于倒影的作品,水上月在水面冉冉升起,其倒影与水上“月”的实体形成圆环,圆环有力地扭动,各种流线在空间中交叉,虚实体的对接之处显示出生命的灵性。“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中国文学史上有无数描写月的名句,可以说“月亮”是中国人情感的寄托与象征。可《水上月》以抽象雕塑的方式,用全新的角度表达了月的壮丽和华美,再加上作品的整体镜面抛光工艺,将阳光、蓝天、建筑和水面环境映照其中,其视觉效果或清澈剔透,或流光溢彩。很巧的是开口的圆环正好是大写字母“C,英文的“文化”和“中心”的字母CultureCenter的打头字母都是“C”。不管咋说,《水上月》之于天津文化中心,都是非常贴切的。

就做水面倒影的作品来说,并不是新东西,也有很多人在做,但是朱尚熹简洁的几何化形态和具有鲜明雕塑品格的特点与其它倒影雕塑是有区别的。这不是为区别而区别,而是他对雕塑品格的坚持和对几何形态的偏爱,是自然而然的流露,好像不这样就不过瘾似的。

   作品的诞生就像孩子的诞生一样,是长时间怀胎与一朝分娩的伴随,也是痛苦与快感的伴随,还是曲折与成功的伴随,更是昭示与抗争的伴随……愿《水上月》能够承载生命的壮丽,陪伴天津的公众。如今《水上月》已经伴随天津公众五载有余,天津人民已经欣然接受了她,她已经成为天津文化中心的标志性雕塑,甚至是天津的标志性雕塑作品,我们经常可以在街道,在地铁,在媒体上看到《水上月》的身影。

    《水上月》获得过全国城市雕塑优秀奖,如今在中国当代城市雕塑她已经成为一件时代经典。

   

 

页数: 共 1/1 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中国雕塑学会 CHINA SCULPTURE INSTITUTE
中国雕塑学会 CHINA SCULPTURE INSTITUTE    备案号:京ICP备12008679号 
中国雕塑学会官方微博:中国雕塑学会CSI(新浪)
微信号:china-sculp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