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山之石
对话美国著名雕塑家布鲁斯•比斯利
作者:唐尧 添加时间:2009/10/22 来源:中国雕塑学会

The Johnson-Sea-Link underwater

 

  时间:2007年4月16日
  地点:美国布鲁斯?比斯利工作室
  访谈人:布鲁斯•比斯利(以下简称布)
  采访人:唐尧(以下简称唐)
  陈媛(本刊特约赴美记者)
  唐:上个世纪50年代末到60年代初,你读大学的时候正是美国现代艺术的巅峰时期。请你回忆一下,那时的艺术环境,那种氛围对你的影响是什么?比如抽象表现主义(abstract expressionism)?
  布:1950年代后期和1960年代初期对于一个艺术学生来说是非常令人兴奋的。那时候的主流风格和最强有力的影响是抽象表现主义。“集合”艺术的概念还没有被提出,而我的雕塑是把废弃的碎铁管子焊接在一起。
  1961年,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策展部主任发现了我的作品,并邀请我参加了该馆具有开创意义的展览《集合艺术》。正是这个展览建立了“集合艺术”的概念。那时我只有21岁。对于我来说,能够和毕加索、劳生柏、杜尚、约翰•张伯伦、大卫•史密斯一起参加这么重要的展览实在是极大的荣幸。大卫?史密斯是那个时代美国最有影响力的雕塑家。同时,现代艺术博物馆还收藏了一件我焊接管子的雕塑,这使我成为被现代艺术馆永久收藏作品的最年轻的艺术家。(图1、2、3-P4、19、35、60-65)
  唐:请你谈谈后来美国艺术的走向,比如你对波普(Pop Art)、激浪(Fluxus)、极少主义(Minimalism),以及观念艺术(Conceptual Art)和后现代主义(Post Modernism)的看法。
  布:波普艺术,观念艺术和极少主义在我1962年离开学校之后接踵而来。但是他们并没有取代抽象表现主义。
  我认为自己是一个抽象艺术家。对在雕塑中加入社会问题从来没有兴趣。我崇尚现代主义的理念。我认为现代主义的重要性在于把自由带给艺术。现代主义把艺术作品本身看作是最重要的,而不是与社会或历史的关系。这给予了艺术家极大的自由去开拓新的表现形式。
  我不追随后现代主义。我认为后现代主义缺乏现代主义的深度和真诚。相对于表达深刻和重要的事物,后现代主义似乎更感兴趣于表现头脑的聪明。
  唐:你的金属焊接雕塑和透明材料雕塑,两种作品的语言差异非常大。
  金属方块的每一个单元是非常单纯的,但它们的组合却是复杂的。它们的连接结实有力,以随机和不确定的形式向上升起,在空间中延伸。
  布:我最初选择使用废弃金属焊接作为我的雕塑材料是因为它坚固有力,可以让我的造型与空间纠缠在一起。我想要制作的雕塑是利用空间的,空间环绕着它们并成为雕塑的组成部分。要做到这一点,它们必须延伸到空间中,并尽量抓住空间。
  我在我的作品中使用立方体就像作曲家使用单独的音符组成音乐。单独的立方体对于我们来说是乏味和不传达情感的,就像单独的音符不能构成音乐一样。但把它们结合在一起,每一个立方体相互交接的节奏和韵律就会形成某种令我们感动的东西。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兴奋和获得回报的过程。我从一个死气沉沉的立方体开始,随着许多立方体被反复交接在一起,雕塑获得了生命。我想让这些立方体唱一只形面的歌。
  唐:更著名的似乎是你的透明作品,有机,空灵,飘逸,特别有东方文化的气质。它们使用的是什么材料?如何加工的?
  布:我对透明感兴趣因为它是利用光的一种途径。我已经以金属雕塑的方式弯折和扭曲了空间,我还想要制作能够弯折和扭曲光的作品,于是光真正进入了雕塑。我想要制作的雕塑是失去了前后表面的实体,你可以同时看到它的前面和后面。因此你看到我在创作了纠缠空间的雕塑之后,又创作了抓住光线的雕塑。
  我的透明雕塑是用废弃的树脂制作的。它们引起广泛关注是因为在我之前没有人创作过透明的雕塑,而我不得不自己发明制作它们的技术。所以,是雕塑和技术发明两个方面共同构成了媒体的焦点。在我为加州政府制作的《Apolymon》的时候,它成了全美国所有报纸的新闻。它不仅是前所未有的最大的透明雕塑,而且是前所未有的最大的透明物体。(图4-P24、109)
  在制作了这个大型透明雕塑之后,我还制作了第一个全透明的深海观测器,于是我的用树脂塑造的发明在科学研究中被广泛运用。
  唐:说说对你的艺术生涯最重要的展览。
  布:要我从47年的漫长艺术生涯中选出最重要的展览是非常困难的。但我还是选择了三个非常重要的展览。其中两个选自我非常年轻的时候,而另一个是最近的,我已经是一个老人了。
  第一个是1961年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集合艺术”展。那时我22岁,是第一次和真正著名的艺术家一起参加展览。第二个是1963年的“巴黎双年展”。那时“巴黎双年展”是国际上最重要的展览,各国都会选送自己最优秀的青年艺术家去参展。我代表美国并赢得了purchase大奖,这是很大的荣誉,也是我的第一次国际展示。最后一个是2005年在在奥克兰博物馆举办的我的45年回顾展。
  唐:可以谈谈你的生活和家庭吗? 或者介绍几位其它的美国雕塑家。如果让你列出当今世界最优秀的雕塑家,你会想到谁呢?
  布:我在洛杉矶生长到18岁。我有一个哥哥是著名的医药研究人员。我的父母亲对于我的艺术爱好和哥哥的科学兴趣给予一视同仁的鼎力支持。
  我所钦佩的美国雕塑家在中国也许不很知名,他们是Kenneth Snelson, Manuel Neri, Stephen DeStabler, and Albert Paley.
  唐:如果让你列出当今世界最优秀的雕塑家,你会想到谁呢?
  布:这是非常困难的,世界上有那么多伟大的雕塑家。让我从我最尊崇的雕塑家开始:西班牙的Eduardo Chillida(奇里达),其他的雕塑家是英国的Anthony Caro(卡罗),日本的Masayuki Nagare,法国的Jean Ipousteguy,美国的George Rickey and Kenneth Snelson和台湾的朱铭。
  唐:你了解中国文化吗?知道庄子和禅吗?能说说关于禅在西方的传播及其对现代艺术的影响吗?比如劳生柏。
  布:任何受过教育的人都知道中国有着世界上最古老和延续时间最长的文化。在许多的技术发明和发现领域,中国曾经领先西方1000年。我特别感兴趣于郑和在15世纪环航世界的庞大船队,其吨位和先进性都远远超过任何欧洲的船队。我也感兴趣于中国的哲学家和发明者张衡,他在两千年前建造了伟大的浑天仪。我认为北魏和齐代的佛像应该是当时世界上最好的雕塑。
  是的,我知道禅,熟悉庄子关于道的智慧论述。我也尝试着依照佛教的原则和教导去生活。我认为作为一个艺术家和佛教徒是非常兼容的。禅的传播对西方思想者和艺术家产生了许多启示和影响,更不用说劳生柏了。
  唐:你准备到中国来办展览吗?中国的雕塑家可以通过什么渠道和方式,到美国办展览?
  布:我想在中国举办一个个展。这个展览从去年开始在上海雕塑中心筹备。主办方是奥克兰博物馆。我们都希望这是中国和美国雕塑家更多展览交换的开始。
  我希望雕塑家到国外办展览能更容易一些。我想最好的渠道是中国的美术馆和美国的美术馆交换展览。我希望我在上海雕塑中心的个展可以为这种合作开个头。
 

页数: 共 1/1 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中国雕塑学会 CHINA SCULPTURE INSTITUTE
中国雕塑学会 CHINA SCULPTURE INSTITUTE    备案号:京ICP备12008679号 
中国雕塑学会官方微博:中国雕塑学会CSI(新浪)
微信号:china-sculpture